「我按下 play 鍵,幾秒後,他疲憊的眼瞳裡漾出了一抹光。」

Posted by 灰燈籠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今早起得特別晚,在頭昏腦脹和雙臂傳來的陣陣酸痛夾擊中醒來。掙扎著起身,迷迷糊糊瞟一眼牆上的月曆,腦袋突然一個霹靂——八月還有兩個星期!體內行事曆原已將下週此時的身心定位在某間辦公場景,看來,這個「長假」讓自己對時間流動的感覺也變得遲鈍了。

Posted by 灰燈籠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
Posted by 灰燈籠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這個離奇的暑假即將邁入尾聲。

Posted by 灰燈籠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我還記得這個空間,辦公室外有一座大大的露台,整齊排放好幾盆大型植栽。陽光燦爛,溫暖地撒向葉片,地板上勾勒植物微微晃動的剪影。

Posted by 灰燈籠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人類有一天會知道,象和他們一樣理解黑夜、森林、雨季與傷心。

Posted by 灰燈籠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人是可以復原的。也許受過傷之後,沒辦法回到最初的樣子,只要給予適當的時間和照顧,也能以略微歪斜的樣子好好生長下去。

Posted by 灰燈籠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快樂大抵上是相同的,因為我們刻意地集體追求,但悲傷,每個人的都不同,也使每個人不同。

Posted by 灰燈籠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星期二收到《重版出來》一到三集了。想先完食原作漫畫,再去看日劇。以漫畫來講,這次讀得非常緩慢。一邊爬格子,許多情節都讓我哭得很慘。

Posted by 灰燈籠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在無法倒轉也沒有如果的生命路途中,編織幻夢,分泌一些腦嗎啡,你暫時感到歡愉,但效果極短。嘴角微揚之後,徘徊在胸腹的低氣壓凝成更綿密的悵然,軀體愈加沉重了。

Posted by 灰燈籠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